Posted on

决定价格运动的核心力量(图)

价格围绕价值波动是投资理论的一个核心观点。但究竟何为价值,如何评判价值?不同的人却有不同视角。

传统投资理论的价值是依据一整套财务数据做出的,并有市盈率、市净率、市价现金流量比、市价销售比等一系列价值评估指标。这些指标非常客观,也很有必要——买股票就是买公司;市盈率低的肯定比市盈率高的股票更有价值,同样一只股票市净率1倍时肯定比3倍时更好。

一是为什么不同的股票估值会如此悬殊?难道人们真不知道市盈率低比高更有投资价值?也许价值理论会以理性和不理性来评价这种现象,认为放弃低市盈率而选择高市盈率是一种不理性行为。但问题在于这种现象既不个别,也不短暂,而是长期且普遍存在。个体的一时非理性冲动是会有的,它每天都在发生。但整体上是不可能长期不理性的,否则就会和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不符——这个假设一旦推翻,经济学大厦就会倒掉一半。

投机炒作也不能解释这种现象。我们知道,虽然股市中投机的力量要占到80%以上,但投机从来是雷声大,雨点小,线%不到的长线买家或长线卖家。不同股票间估值高低悬殊的长期存在,说明市场一定有另一种理性,它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根本性的。这种不可见的根本结构,影响和决定了股价存在和运动方式。

二是它虽然通过PE、PB等指标评定了股票估值的高低,但它不能解决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多高的PE与PB才算合理?这个问题不解决,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一个无本之木。而除了极端低的市盈率和市净率以外,任何一种“合理估值”,都或多或少带有主观性。传统价值评估的窘困就在于此:它依据一整套客观指标,却只能用主观方式运用到实践中。

由于同样的市场,如沪深股市的市盈率最高可高到70倍,最低可低到10倍,传统投资理论除了说一句不理性以外,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也找不到把握这种“非理性”运动的方式,由此就产生了一种和它截然相反的观点:“市场总是对的”,“市场给什么价就什么价”。这种观点很像破罐子破摔,反正讲不清楚,也把握不了,干脆随行就市,把自己的命运充分托付给性情古怪的市场先生——有趣的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理论在貌似严谨的经济学中也能找到它的支撑点——那些完全放任的自由市场经济学派的观点就和它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能较好解决这个问题的是市场轮廓理论以及根据这个理论发展起来的价值中枢与平衡波动理论。这个理论有几个重要支撑点。

它把每一次成交都看作对当前价格的接受,把每一次价格变动都看作对原来价格的否定,在不断的接受与否定、再否定中,市场会形成一个最基本的价位,这个价位就是市场的“价值中枢”,它既是价格运动的轴心,也是买卖双方力量的集聚点与中立价。找到这个中立价,我们对价格运动的基本轨迹和轮廓就会了然于胸。

一、移动平均线。这是最简单的方法。比如从2132点到我撰写本文的3月21日,一共是49个交易日,49天的移动平均线点。但由此找到的只是一个变化中的平均价,并不是真正的价值中枢。真正的价值中枢应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它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是不会变的。因此,我们需要从另一个角度去找。

首先,我们要找到一条和价格运动周期或主流操作周期相适应的均线。比如,主力资金以月为基本决策单位,因此,20天到22天移动平均线可作为寻找中立价的参考值。还有,沪深股市的基本运动周期为18到21个月,因此,360天或360的2倍即720天均线是更好的参考值。

其次是看它们曾在哪个价位上出现过较长时间的横向运动即平移。由于2011年2月到5月,360天均线点一线出现过一次显著的横向运动;而2011年5月到8月之间720天线点出现过显著的横向运动。而在此之前,大盘有2个显著高点:3478点和3186点。于是,我们就可根据价格围绕价值波动原理,进行如下计算。

虽然这组计算中出现了一个1932点,但一则它是仅此一例,二则以2705点为价值中枢,计算出来的平均值是2138点!这是去年12月底我写《底部观察正当点》的又一个依据。市场是如此的有效且有序!

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视角决定了我们分析判断的准确性和有效性。这种方法之所以比来自象牙塔中的经济学、金融学理论更简单有效,是因为它对市场本质的思考和认识更深刻、更本质,它比有效市场理论更相信市场的有效性。

二、加权平均。以价格乘成交量的N天内的累计除以N天内成交量的总和,可得到一个加权平均价,这是许多分析软件中所谓主力成本的基本计算方法。这种方法曾被广泛推崇,也有一定道理,但它的缺陷却是显而易见的。股票每天都在交易,每天的成交量中,有80%左右的量都是“即市炒家”即短线投机者创造的(被许多专家学者奉为成熟楷模的美国股市也是如此)。而投机者除了雷声大,雨点小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越到高位,交易越活跃,量也越大。因此,给了投机性交易过大的权重,与“长线投资者决定市场价值”的本质不符,计算出来的只是交易成本,不是真正的价值中枢。

但尽管如此,如果我们的统计周期足够长,长到能够熨平一切中期波动,那么,它依然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果真如此,我们就可说,上证指数的长期价值中枢大约在2730点。

三、还有一种方法我在十多年前也曾介绍过,那就是最古老的画线个依次上升的低点,画出2条趋势线,看它们交汇在哪一点。

这种方法看上去很不可靠,但如果你知道,向下的趋势线代表了卖出力量,向上的趋势线代表了买入力量,那么,你就会明白,2条趋势线相交之处实际上就是两股相反力量的汇合点,是买卖双方的中立价。

以这种方法寻找中立价会遇到行情软件的障碍,比如我的软件可以将K线图无限向左移动,直到左边剩下几条K线,右边留出一大片空白为止,因此,2条线一画,就能在屏幕上找到2条线交汇点。而绝大多数软件都做不到这一点,画出2条线后,看不到它们的交汇点。在这种情况下,可用Excel来计算。

比如,3478点到3186点,落差292点,时间跨度为15个月,平均每月下降19.4667点。1664点和2132点,落差468点,时间跨度39个月,月均上升12点。我们在Excel文件中将3186点写在第一列的第一行,在第二行编写公式:3186-19.4667,取值后向下复制。由于2132点出现在3186点后的第14个月,因此在右边第二列的第15行写上2132,并在它下面一行单元格编写公式:2132+12,取值后向下复制。这样,我们就取得了两列数值。一列从高到低,一列从低到高,逐渐接近,并在第40行出现了2个近似值:2427点和2432点,平均一下,两股趋势力量的交汇点就出来了:约2429点。

通过上面2种方法,我们找到了2730点这个长期的也是最核心的价值中枢。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又找到了2430点这个相对次要的价值中枢或买卖双方的中立价。

找到价值中枢后,剩下的就是了解价格围绕价值波动的基本模式。这种模式可归纳为一个三部曲:第一部是回归与重返;第二部是遇阻、回落、整理;第三部是正式突破,完成一个完整的价格运动。

以此来把握当前的这一价格运动,我们就会明白,2132点到2478点是第一部:回归与重返;2478点以来是第二部:遇阻回落整理;第三部则是:2430×2-2132=2728点,完成以2430点为中立价的完整的价格运动。由于2730点正好是核心价值中枢所在,因此,这一完整价格运动只是一个更大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未完)。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